Where is the love ?

世事 2022-11-27 01:33:19 #资本 #社会 984

前些天,我收到并回复了这样一封信。

u_1_6381d2019ff0f_1426x2180.jpeg

信中提到:

寻找答案是一个需要不断刷新认知推倒重来的过程。我最近的困扰皆来自于宏观,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这世界越来越糟,年轻人越发轻浮,中产阶级变得无趣,老百姓皆言: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可惜,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的缩影,残忍的真相似乎一直没变,这是不可打破的历史周期律。

不可打破的历史周期律背后是群众和群众。与之相似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言:

Was die Erfahrung aber und die Geschichte  lehren, ist dieses, daß Völker und Regierungen niemals etwas aus der  Geschichte gelernt und nach Lehren, die aus derselben zu ziehen gewesen  wären, gehandelt haben.

但经验和历史所昭示我们的,是各国人民和政府从未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也没有根据本应从中吸取的教训采取行动。

而更被人所熟知的,应是: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路径依赖和厌恶损失让人们亲自给那段记忆上锁,进而在充斥着表象的共性社会中,在奥威尔式的监管下,在奶嘴乐的娱乐至死里,慢慢遗忘。

People say nothing is impossible, but they do nothing every day.

只有温水能煮活青蛙。

青蛙

在养殖户的悉心照料下,青蛙绝大多数都长势喜人,再拉些个身强力壮的当模版做表彰,以望其互帮互助。不过,事实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些被表彰的青蛙像是得到了某种权利,开始向下打压那些瘦弱的青蛙,同时也堤防着那些不那么强壮的青蛙。是的,即使它们都在并不宽广的养殖场里。

就这样,青蛙们默契地保持着这种非自洽的竞争关系,最后倒也还成了还算不错的生态循环。如此这般,当养殖户无需再担忧青蛙的自然生长时,他们便能腾出手来实现私我的目的。开始的前一段时间,这般工作进展十分顺利,但渐渐开始有少数青蛙看见了养殖户不光鲜的目的。

养殖户慌了,忙将那几只传播讯息的青蛙揪了出来。好在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虽未引起轩然大波,也使得养殖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都没了继续动工的念头,甚至于想就此作罢。但好消息是,随着时间更迭,那部分知情的青蛙竟渐渐埋没在群体之中。看着其它青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养殖户再次动了这般念头。

他连忙问了其他的养殖户,在得到一致的回答后,便如吃了定心丸般,一头引进科技加强管理,一头继续谋取私利。甚至有了前车之鉴,下一次败露后他的手段更果断。以致中途其他大小养殖户参观他的基地时,少许人警告他不要做得太过,他虽心想哪来这么多意外,但也笑着答应。

周而复始,直到未来某一天,天将灾祸将这般虚架的表象美好残忍地击碎......

若要完成这个故事,青蛙的配合与养殖户的私心缺一不可。

当你深入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时,你会发现,他们的思想配得上他们所受的苦难。

时代

时代的洪流是身不由己的,时代悄无声息的车轮是致命的。

这世界越来越糟,年轻人越发轻浮,中产阶级变得无趣。年轻人失去了活力,失去了梦想,失去了执着。青春还没结束,他们已经在庸庸碌碌,死气沉沉中活着了。

这世界越来越好,年轻人朝气蓬勃,中产阶级学着年轻。年轻人找到了不同的路,执着的和现实死磕。他们在慢慢改变,接受着生活的变化,在黑暗的缝隙中找一条路。

时代洪流席卷的背后是群众潜意识的默许,时代车轮致命的背后是人性的根劣。

人总是吃肉的时候说肉香,刷碗的时候骂碗脏。

自证预言

这个世界是善恶两面共存的,是多元化的。

这个世界有两种真相,一种是真相,一种是“我想要的真相”。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对于任何事情都保持辩证地态度看待任何问题。但现在年轻人越发轻浮,其中大部分人对一件事情的判断,不是按照实际真相来的,而是根据自己的内心投射来的。另一面,似乎和资本主义的奶嘴乐有关,导致近几年舆论操控成本越来越低,深陷奶嘴乐的人已经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永远热泪盈眶,永远不长记性,永远被人操纵。

没人在意六子到底吃了几碗粉,他们只是想凑个热闹。

在这一次新疆火情中是什么让后者人数激增呢?我想,是群众长久以来的怨气,是表象幸福泡沫的破碎,是近两年腐绣的官僚资本犯下的错误的累积,是封闭系统里熵增的必然。上不上锁已经不重要了。

蝴蝶的翅膀偶尔扇动,大洋的彼岸已然波涛汹涌。

门户私计

1975 年春夏,毛主席眼睛基本失明,确诊为白内障,由著名眼科专家唐由之主持手术治疗。术前,命秘书打开留声机,聆听岳飞《满江红》弹词,岳词格调激昂,充满了爱国英雄的悲壮情怀和大丈夫视死如归的气概。弹唱音乐回荡于手术室。术毕,毛主席背诵了鲁迅悼念杨杏佛诗:“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并默写于纸,以示好感谢意并借此抒发感慨。

数日后,毛主席一只眼睛方可视物,即阅古籍。一次,唐由之陪护近侧,“忽被一阵呜咽声吓住了,等他抬头一看,只见毛主席捧着书,老泪纵横,已是泣不成声。”唐由之赶紧起身劝慰:“主席,你不能哭,千万不能哭。眼睛要坏的!”可毛主席哭了很久才稍趋平静。

唐由之近前,发现毛主席阅读的是南宋词人陈亮的一首《念奴娇·登多景楼》,词曰: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
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历史周期循环往复,每当恶龙出现,总有强悍的勇士执正义的利剑斩杀恶龙,在人们欢庆勇士的成功之时,却没注意到屠恶龙的勇士已经悄悄长出了恶龙的尾巴。

中国历代王朝兴衰更迭,不外如是。从一开始的天下为公,慢慢的只成门户私计。

文末

不要对人性抱以过高的期待,永远要警惕人性深处的幽暗,法治的前提就是对人性败坏的假设。

明天不会更好,忍不了就往前走吧,逆境是生而为人的必经之路,永远不要因为路径依赖而固守在的原有框架中。成功的定义也并非取决于能否长立于顶峰,而是既能处于顶峰,也能安于底谷。我的第一站是 Web3,愿与诸君共勉。

引用

文章封面:Valdemaras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