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花花草草过敏的人的精神寄托是花花草草

情绪 2022-06-03 17:11:50 #草木 66

前段时间在晚上散步时,曾数次瞥见一家与手机耗材店共享半壁江山的鲜花店,好似命运长河故意将其推至我跟前。诚然,随着阅历的增长同时我对植物的喜爱也愈发赤诚,比起人的真心瞬息万变,动物的不稳定性,植物就像影子一般陪在我的身边。

它永远待在原地,不争不抢,默默生长,从不主动要水求肥,生病了也一声不吭。无论它身处何地,该开花的与该枯的叶皆随其意愿而为之,兰芝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似乎它活成了世间最为释然的,用它们的生命回应着浮生万物。

"有喜欢的吗?"
u_1_6299cfbdc21e7_1331x997.jpeg

当我面临着门口一位位植物的凝视还没回过神来时,店长的声音便从店里传了出来。一抬头,视线里便兀地出现了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该如何描述呢?我想,她身上也有着植物的特性,虽入红尘,但仍持着生命的活力与清新。

"就先看看,有什么好养的植物吗?"

好养。还记得第一次养生命时,是在小学。那应是一个夏天,记忆里总是湿透却不自知的T恤与脏脏的膝盖,我同好友在小区的池塘里捉了许多圆滑的蝌蚪,并带回了家准备养在阳台的人造水池中。回时发现干爹正好在家中做客,在他看见我手里端着的一瓶蝌蚪后便知我意,还事先拿了一把盐将水池洗了一遍。

忆事思人,由此便又想起在初一初二,一直寄居在干爹家里和干妈与哥哥姐姐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一起做饭洗碗、看小说漫画、通宵补作业、赶早班公交、发现桃子里的虫... 种种回忆落在角落都快结满了蛛网,也是,在高中之后我们之间的联系便像风卷残云般干净,好似人们的相遇皆是为了分离。又不由得想起我母亲的网名:点点滴滴,之前从未多予注意的名字在此刻看来也别有深意。经历过四十余年的风霜世事,使她愈发想记录身边的一切......

说远啦,回到那个夏天的阳台。自从家里多了一群小生命之后,每次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冲到阳台看看它们。虽然已经久远到不记得我第一次发现其中好些圆润的蝌蚪长出双脚时的心情,但我猜那定是给那个小孩带来了不少兴奋。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便有不少蝌蚪已经强壮到可以爬到水池边上,这可吓坏了那个小孩,连忙用透明的塑料板将水池上方封锁起来,防止他们一跃而下。

当时我也许该意识到,当一个人开始限制他所养育的事物时,这事物便已经不再属于他,错误的种子也在此刻悄然生根了。果然,随着蝌蚪们一天天长大,它们最终变成了妈妈的样子。它们强壮到已经可以冲破将头顶上的限制,即使面对万丈深渊,也毅然去追寻生命的自由。

在这之后,也养过学校门口抽奖中的乌龟与仓鼠,但它们也都没陪伴太长时间,皆因我的疏忽而消失不见。所以现在,相比动植物的外观,是否好养则成了第一指标,如果连生命的基础保障都无法满足,又何配养育它呢。

最后挑了一盆可以放在室内办公桌上的绿萝,确实好养。在电脑旁安静地陪我度过一周光阴后,依旧是那么盎然,不知它墨绿脉络中是否也在时刻涌动着无数字节。又过了一周,似乎是绿萝告诉我它一株植在这里多少显得孤寂,以致我在后面几天散步时又接了不少植株回家。

u_1_6299d00dee2ab_997x1330.jpegu_1_6299d01716755_997x1330.jpegu_1_6299d01f501dc_1008x756.jpeg

除了图中的雏菊和茉莉,还有一盆不喜结伴的长寿花在角落享受着它的孤独时刻。也趁着此刻,为它们记录下了来时的样子。

u_1_6299d02f7993b_756x1008.jpegu_1_6299d036c29c5_756x1008.jpegu_1_6299d03c815ab_756x1008.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