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诚:
我只能爱你三天

情绪 2022-10-18 13:00:16 #重要的 223
初稿:2022-10-12 03:17:32

亲爱的诚:

你知道吗?那些躲避他人的孩子会为自己找到疏远他人的方法。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房门;另一种方法,是在心中搭建一道情感距离的围墙,让自己远离自己的情感。


写下这封信时,你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长了 7544 天。盎然过,也枯萎过。所以,我想你一定发现了,你总是把自己关在壁垒森严的城堡里,只有顶部开了几扇很小的窗户。你也总爱躲在高墙后面,偷偷审视那些前来敲门的人。亲爱的诚,原生家庭似乎一直以来都你心里的一处洼地,来自家庭不断的心理干扰让你在幼时就为了逃避而封闭自己的感情。

这样的你往往会给予自己习惯性的自我保护,为自己营造一种优越感,认为自己比那些追求认可和成功的人更优越。你也很少去关心财富和物质享受,不会把自己有限的精力花在追求世俗物品上,而是总把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到精神学习和追求中。


亲爱的诚,不知道你在第一次感受到"情感延迟"这个描述词时,是否会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还记得你曾经和我说: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你都和自己的感觉分离,以至于需要一个独处的时间去整顿自己,找到自己真正的感觉。后来白昼已尽,你开始偶尔讨厌孤独的感觉,便试着找人分享你独处时的快乐。但奇怪的是,你总是无法即时感受到与别人相处时的快乐,这种快乐总要等到你回家一个人的时候才体现出来。

似乎,回忆相聚的时光比相聚本身更令你兴奋。


亲爱的诚,今天刷到一些文字,我不知道这些是否代表你的内心,但我想分享给你:

死水一般的生活,我早就知道会葬送我自己

我快乐么?也不是不快乐,我其实挺快乐的,和朋友出去干饭,玩,看电影,刷搞笑视频,我都能笑岔气过去,但这些都不是真正让我感受到快乐的东西,它就像膝跳反应一样,碰我一下我就会笑,但笑完就结束了。甚至在大部分时候,我在过于快乐之后,反而会觉得更加疲惫,我是具空壳。

我好像和每个人都聊的很好,但他们好像都不是我的朋友,在遇到苦难的时候我假装迈过了那些坎,故意显得低俗无趣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迈不过去,他们把我想的太坚强了......

对待感情我渴望又厌恶,我一边期待真的会有人陪我起看夕阳西下,一边质疑世界怎么会有永恒的爱,所以我每次果断推开,推开后又自我怀疑。

我确实不适合太亲密的关系,一个人时我可以很独立坚强地去面对很多困难,不会轻易展示我的脆弱,不会去打扰麻烦任何人,一旦我进去到亲密关系中我就会变成“小孩子”,我会极度渴望被关注重视,变得敏感小心翼翼且自卑脆弱,亲密的人很久不回复我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别人一旦对我很真挚很好,我不会幸福放松,反而想着要怎么给予那个人更好的回应,一旦被忽视就会不开心,情绪就像被人控制一样。

在害怕孤单的同时却又始终是向往热闹的喧器。我们都是靠感受活着的人,过得不好就是不好,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的......


亲爱的诚,在前些年你总说自己是个随缘的人。

但我认为,当时的你还未能懂得随缘的真谛。仅是因为抽离感情和疏远世事是你天赋异禀的技能,所以你不争也不抢。而当事情真正脱离你的预期时,你仍会变得敏感生疑且多愁伤感。不过,你似乎并不反感那样的感觉,兴许是常日里你的情绪太过稳定,才需要在百无聊赖的夜晚多一些情感来丰富自己,以至于无论它是悲或是喜。

现在,你好似已真正理解其意,近乎完全摒弃了想当然的占有欲和得失心,理智与坦然占据着你的极大部分时间。时间的沙漏就这样日复一日,以至于现在你唯一能做的,便是以一段拙劣的文字来祭奠那段似逝非逝的岁月。


亲爱的诚。

如今再注视你,我已不知以眼泪,以沉默。